讓悲傷苦難成為靈魂暗夜之光

在世代文化中被教導的我們,對於死亡、悲傷、失落總是學習到一種間接的表達方式,甚至學習到不該表達與展現出來,社會集體意識中的”不言不視”隱然成為一種常規,我們經常快樂的慶祝誕生,卻壓抑著對於失落的悲傷,情緒感受沒有對錯,處理自身情緒的方式才曉關靈魂真正的超越成長。兩千多年前的莊子鼓盆而歌,莊子的太太死去,惠子前往弔唁,卻發現莊子在旁敲著瓦盆唱歌,莊子解釋著生命來自於無形,如今太太回到無形,安息躺在大自然中,若悲傷哭泣,就真得不懂生命的道理了。從量子觀點看,莊子所言頗符合一切是一的境界,然而,莊子的境界似乎非一般大多數人能豁達做到,我們要如何在悲傷中繼續生活下去,仍然需要在認知上有新理解,在感受上有新體驗。

每一天這這個世界都發生著快樂幸福與悲傷痛苦的事件,所有快樂幸福情緒都可以輔佐著靈魂意識在我們的物質身體裡停留,然而,悲傷痛苦的情緒卻扮演著對靈魂而言更重要的角色,事實上,靈魂選擇在此世經歷如此這般的悲傷痛苦,是因為我們的靈魂老早決定以便往更高的層級超越,因為悲傷痛苦,我們經常會覺得就像身在暗夜的谷底,我們被四周的黑暗所吞噬,再也無法感到自己的存在,這強烈的情緒讓所有一切曾經被定義的自我破碎分離,一切似乎都來到了渾沌的原初狀態,深層的痛苦悲傷帶領我們憶起靈魂初始的約定,在即將無法呼吸的窒息中,我們在一種結束和開始的中介之間,那是一個與黑暗無垠宇宙相連的場域,舊自我的消融,新自我的崛起,當我們不再試圖掙扎著用舊的自我呼吸,讓臣服於宇宙的安排來取代恐懼,我們就可以在黑暗中看見微光,悲傷苦難不僅僅是暗夜,也是暗夜中的光種子,只有我們接受了所發生的一切,我們才會不再聚焦在暗夜,而發現與看見暗夜中那微小的光種子。

 

1 thought on “ 讓悲傷苦難成為靈魂暗夜之光”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