改變在於選擇未知的自己

有時候,我們以為自己在人生的道途中,突破了圍籬、跨越了障礙、衝破了難關,卻在一個人際互動的往來中,硬生生地被指出那個”舊有的我”依然沒有消散,於是,我們才驚覺並從此刻開始真正選擇邁向未知的自己。

但選擇有點難度,難在我們先前的準備做得夠不夠,選擇之所以可以選擇,並不僅僅是因為我們理智頭腦清楚明白,還要是情緒上的經常性體驗。如果我們不清楚有甚麼可以選擇,我們是無法當下做選擇的。就像一個孩子從小認知與體驗的是武裝自己才能避免受傷,他從來沒有機會去認知與體驗保護自己可以有別的方式,因此,當這個孩子長大,在反覆循環的人際關係中,他的認知頭腦或許可以講一套道理給自己聽,但他的體驗無法給他一個反應參考點,就像來到雙叉路口,一條是未走過的道路,看來小徑深幽,不知盡頭,一個是熟悉的道路,卻

是泥濘碎石,我們大部分時間還是會選擇走孰悉的道路,然後再次把自己弄得狼狽不堪或傷痕累累,一直到我們在意識上發現自己厭惡透了這樣,在身體上發現自己病痛不斷,在精神上發現自己似乎幾近麻木或崩潰,生命開始有了轉機。

於是,我們試著操練一些大腦知道的方法來稍稍調整自己的應對,我們有時可以嘗到甜頭,我們開心的以為自己終於找對方法,但那個隨著生活經驗累積培養出的自動化反應,依然如魅影般神出鬼沒,等到再一次的踢到鐵板,摔了一跤,撞了滿頭包後,我們才在錯愕中發現自己的挫敗,我們的成長於是來到另一個循環的階段,我們的選擇在這裡才真正要用上,因為我們深切知道稍稍調整敵不過魅影,我們需要轉向未知的道路,而關鍵在於我們過去時時刻刻的沙盤推演,將頭腦裡的知道轉成為心裡的相信,相信的另一個說法就是我們決心要拋開恐懼,決定無畏的面對一切,因此真正的改變是我們決定了道路,然後開始踏上道路才算,也就是說,我們需要行動,那個”舊有的我”才能在我們的新行動中無法持續,因為新的道路風景,我們的生活必然開始經驗不同,而這才是真正的改變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